简体版 | 繁体版
手机Wap版
加入收藏
网站地图
关于我们
 北辰首页   北辰风貌   领导信息   领导访谈   机构设置   应急管理    新闻中心   通知公告   政务公开  
 重点工作   招商引资  
  您当前的位置 :新闻中心 > 媒体聚焦 正文
  图片新闻      
北辰风光(二)
北辰风光(一)
城际铁路——铁东路
北辰道风景
运河美容师
《城市快报》整版刊发:他用82米图画再现皇会盛况(图)
分类: 媒体聚焦   发布于: 2017-07-20 13:16

  提起皇会,很多人想到的是农历三月廿三天后宫举行的庆典仪式。据说,那是为庆祝妈祖诞辰而举行的。实际上,从清朝起,天津同时还存在另一道皇会:北仓皇会。

  北仓村位于北辰区,历史上曾经是京杭大运河的必经之路,也是明清皇粮储运的仓廒重地。作为津北地区的政治和文化中心,北仓民间盛传着这样一种说法:许多年前,每年正月十六,北仓地区都要出皇会,参演花会数量多时,达72道。1946年,北仓出了最后一道皇会。如今,当年家家住满观看皇会客人的盛况渐渐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。从2005年起,北辰区退休干部赵师泉老人,用了将近6年,走访了20多个村,在听取了400多人的回忆后,用手中的笔画出了63道花会,其中包括2700多人、5000多件器物,画面总长度达82米,再现了1946年北仓皇会的壮观场面。

  去年,由赵师泉主笔的《北仓皇会》在北辰区文化局、区党史办、区地方志办公室的帮助下出版,书中插图大多为赵师泉的手绘图。

  他不断回忆自己儿时看到过的花会表演,发现当年很多唱曲高深、表演特殊、技艺特别、道具繁杂的花会竟然都已经失传了。那一刻,他更加觉得,不能看着曾经灿烂的文化就这样被遗忘

  说起画北仓皇会的初衷,赵师泉提到的第一个词是“情怀”。

  赵师泉出生的北仓赵家是当地望族,据他介绍,清代出过5名进士、17名举人。那时的花会会所一般由开店的人家提供。赵师泉小时候住在北仓后街,家里南院是住宅,北院是大车店。北仓随驾狮子老会的会所,就在赵师泉家的店里。

  赵师泉记得,他爷爷是会头。他从小就开始敲小铙、小钹,年龄大一点就敲大铙、大钹。他编过狮子皮,帮爷爷打过只有会头才能持有的引锣,跟着随驾狮子老会走过新、老会道,从小就与花会有着不解的缘分。

  2004年夏秋之交发生的一件事,让赵师泉感受到年轻人对花会的兴趣。那年,全区的文艺汇演在新落成的北辰公园举行。赵师泉看到,随驾狮子老会、法鼓会等传统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,观众喝彩声不断,而大秧歌、腰鼓等新型花会却观者寥寥。

  “当时我就想,人们对传统艺术是多么热爱和怀念啊。”赵师泉说。那之后,他不断回忆自己儿时看到过的花会表演,发现当年很多唱曲高深、表演特殊、技艺特别、道具繁杂的花会竟然都已经失传了。那一刻,他更加觉得,不能看着曾经灿烂的文化就这样被遗忘。

  对于赵师泉来说,收集素材的过程是一个再次受感动和坚定信念的过程。慢慢的,已经模糊了的北仓皇会在赵师泉的笔下越来越清晰

  赵师泉退休前在北辰区土地规划局工作。虽然他的工作一直和艺术创作无关,但作为天津美术学院雕塑系1963年毕业的本科生,他有着深厚的美术基础,于是决定将昔日的北仓皇会用画面表现出来。

  “花会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大部分,就要从我们这一代人的眼前消失了。我必须拿起画笔,描绘当年那宏伟壮观、史诗般的场面。北仓皇会曾是很好的载体,它涵盖了沽北所有的花会会种,而且有百分之六七十的花会我都亲眼见过,这更有利于绘画创作。”赵师泉表示。

  对于赵师泉来说,收集素材的过程是一个再次受感动和坚定信念的过程。2005年,查阅了大量文字资料后,赵师泉开始骑着自行车,在两百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往返、穿梭采访。那一年,他已经64岁。

  他清楚地记得,到安光村了解当年高跷会、小车会的状况时,是一个冬天。村里将他领到老年活动中心,当时两三个人围着炉子在烤火。听赵师泉说明来意后,在场的老人当即出去找人,不一会儿屋子就被挤满了。当年高跷会里表演棒槌的演员去世了,他的妻子特意赶来说明她所了解的情况。那种全村奔走相告的热情,让这位六旬老人感动不已。

  “那些老艺人兴高采烈地诉说当年高跷会、小车会的角色、服装、道具、化妆等,真让人兴奋。这些老人衷心希望把美好的记忆,通过我的画笔留给后人。”赵师泉说。

  在青光村,赵师泉去寻找当年的老会头却没找到。第二次,他又骑车前往,一位老人告诉赵师泉,老会头如今住在杨柳青的闺女家,并主动帮赵师泉联络。那位70多岁的老会头接到电话后立即骑行近10公里赶来,后来又主动返回杨柳青为赵师泉拿照片。中午,赵师泉要请老人吃饭,但老人执意不肯。采访中,类似这样让赵师泉感动的事情还有很多。赵师泉说,他当年采访的老人大多在70岁以上,其中年龄最大的已经95岁了。

  “这些人现在很多已经不在了。如果我晚几年再做这件事,说不定就做不成了。”赵师泉说。

  每次采访后,赵师泉还要仔细分析、比对之前掌握的资料和不同老人的描述,每天废寝忘食地画,之后再听取各方意见进行修改。慢慢的,已经模糊了的北仓皇会在赵师泉的笔下越来越清晰。2010年,《北仓皇会图》正式完成。这一组画中最长的三米二,最短的一米,全景式地呈现了最后一次北仓皇会时63道花会的盛况。

  如今,北仓皇会作为历史的烟云早已远去,但北仓皇会的记忆会停留在老北仓人的心里。它会不时提醒人们热爱家乡、建设家乡

  每幅画上,赵师泉都写了一段简单文字,介绍花会形成的年代、特点、形成经过等,然而他仍觉得有欠缺。

  “绘画是造型艺术,《北仓皇会图》客观、真实地表述了花会的规模、形态和丰富多彩的内容,把有形有色的东西完整地表现出来了,但是花会内在的、无形的、抽象的、时间的、空间的东西是无法表现出来的,因此,还是给人留下了遗憾。”赵师泉说,他决定用文字来弥补这种遗憾。

  赵师泉收集了曾经参加北仓皇会的92道花会的资料,写出了55万字的初稿。后来在北辰区文化局等的帮助下,几经修改,出版了由他担任主笔、图文并茂的《北仓皇会》一书。

  据赵师泉说,北仓皇会和天后宫的皇会有三个重要区别:第一是出巡“娘娘”不同,北仓皇会出巡的娘娘是“碧霞元君娘娘”,天后宫皇会出巡的娘娘是“妈祖娘娘”;第二是称谓的来历不同,天后宫的皇会传说是“受过清朝康熙、乾隆皇帝封赏的娘娘庙会而改为‘皇会’的”,北仓皇会是因为出巡的娘娘是受皇封的五鼎娘娘,所以叫皇会;第三是观赏角度不同,“在执事方面,天后宫的皇会各类执事种类之多、数量之巨,令人叹为观止,北仓皇会乡土气息浓厚,除了法鼓会、鹤龄会和少数的花鼓会有较多执事外,纯执事的花会只有象征性的一两道,服务型的花会也很少,只有两三道。所以,北仓皇会以简洁、朴实而著称。在表演方面,北仓皇会绝大多数的花会都是说唱、歌舞、技艺表演,特别是语言和唱词更贴近人们的日常生活,深受乡亲们的喜爱。天后宫的皇会以雄伟、壮观、华美吸引观众,以传统花会的执事、服饰、道具的色彩艳丽、高贵豪华、做工精美,令人叫绝。”赵师泉说。

  天后宫皇会的出会时间为农历三月,而北仓因为是农村,所以北仓皇会的出会时间在农闲的正月。双方时间不冲突,这就使得很多花会能同时参加两道皇会。

  赵师泉介绍,北仓皇会中除了人们喜闻乐见的高跷会、小车会、花鼓会、地秧歌、十不闲、龙灯会等,还有象征性的花会,比如净街老会象征娘娘驾前的清洁队,门幡会象征娘娘庙的两扇大门,中幡会象征娘娘庙门前的大旗杆,随驾狮子老会象征娘娘庙门前的两座石狮子,鹤龄会象征娘娘的坐骑,白马会象征娘娘的卫队……此外,出皇会时还有很多讲究,如娘娘驾前所有的花会都不能带冷兵器等。

  对于那些已经消失的花会,赵师泉异常惋惜。他直言不讳地指出了现存花会存在的一些问题,比如表演退化、高难度技艺失传、服装道具退步、场地难寻、人员老化等问题。

  “北仓皇会兴旺发达了近二百年,每次参加数万人,除北仓附近村庄外,天津城里、武清、宁河以及河北省的霸县、三河等地区民众不但参加演出,而且也来观看。如今,北仓皇会作为历史的烟云早已远去,但北仓皇会的记忆会停留在老北仓人的心里。它会不时提醒人们热爱家乡、建设家乡。”赵师泉说这话时,骄傲与惋惜并存,让人唏嘘,又令人振奋。

本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网站帮助  版权声明  法律声明  
版权所有: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天津市北辰区政府办主办
技术支持:天津市北辰网管中心 北方网   津ICP备12007310号
(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)